寓秋

学习摄影的同时学会生活

看到父亲认真擦拭笛子的样子
就能想象到他三十几年前的神采奕奕
老旧的木箱和十几支过时款式的笛子
承载着他最美好的一段年轻时光
人在年轻时总该用心去给自己搭建一个舞台
不论舞台大小
到老了都是财富
...

生命的轮回(母亲的散文)

       

       我的母亲因为遗传的因素再加之生活的操劳患上了高血压,后来不断地发生脑梗塞,再后来大脑功能逐渐退化开始糊涂,明确诊断为阿尔茨海默症(俗称老年痴呆),精明能干的母亲变成了糊里糊涂的人。

       母亲对小时候的事记忆很深,对自己的姐姐、妈妈最亲,也因此从那之后她经常喊我们姐妹几个和嫂子叫“妈”或者“姐”。记得那年母亲来我们家住,夜里小便的时候需要我们去协助,但是母亲的便意已经紊乱,一夜不知叫了我多少次,我刚睡着母亲就喊“姐,尿尿”,我赶紧拿盆去接,等了半天只尿上一点儿或是不尿。我刚要接着睡,母亲又喊“妈,尿尿”,就这样不断的反复,有时我急得吓唬母亲,但母亲还笑,让我更起急“您知道我有多困吗,还笑呢!”嘴上吓唬了,心里揪着疼,甚至掉泪,不愿相信多么疼人的母亲退化到这种程度。好在母亲跟孩子一样“记吃不记打”,不一会继续喊“姐,尿尿,妈,尿尿……”

       叫我“妈”的人不就是我的孩子吗?我还有什么理由不耐烦呢!

       随着时间的推移,母亲的智力倒退到了几个月孩子的程度,连“妈”也不会叫了,完全失去了自理能力。我当时家里两个孩子尚小,单位也很忙,几天就轮一个夜班,还要和姐妹轮班在夜里照顾母亲,要说不累不烦,那是谎话,可是每当看到母亲躺在床上那瘦弱的身躯、无助的眼神,真是好心疼。无数次我单独和母亲相处的时候注视着她,心里喃喃道:“妈,在您意识混乱的脑海里,我不论是您的孩子或是您的“妈妈“,都有责任伺候好您,陪您到最后”。

       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身教重于言传,我孩子小的时候正是我的父母、还有公婆需要照顾的时候。母亲来我们家住的日子,孩子们从来没有嫌弃过,好吃的好喝的不等说就知道给姥姥,去厕所也是主动搀扶。我婆婆慢性气管炎,每到冬天患病就来我们家治疗,但她平日住得远,跟孩子们接触少,我生怕孩子们嫌弃奶奶咳嗽吐痰,可是孩子们没有半点的嫌弃。女儿跟奶奶住在一张床上帮着铺被穿衣,协助我给婆婆洗澡、换衣、端饭。屋里的痰盂、尿盆该倒了孩子们谁赶上了很自然的就给倒了。

       生命不论多长都是轮回的,谁都脱不了轨。如今生命的车轮也把我们带到了老年的行列,说不定哪一天我们也可能痴呆,也可能不能自理,谁能想到这一代享受了父母无微不至关怀的独生子女们能做到什么样呢?曾看到过这样一句话“孝敬父母最难做到的就是不给脸色看”。在当今这个物质条件充足的条件下,对老人最好孝敬并不是单纯的伺候吃喝或是给钱花。物质上给父母的享用是低层面的“孝”,而高层面的“孝”,应该是对父母精神上的敬重和感情上的安慰。真心爱父母应该做到和颜悦色,从内心深处发出微笑,让他们感到快乐、幸福!这种微笑虽不用花钱不用花力气,却难做到。老人上了年纪,记忆力下降,爱管闲事、爱唠叨、爱追问,这不就是退化到老小孩儿了么,我们何必要跟他们争个子丑寅卯来呢?孩子小时候的世界很小,只有父母,眼里紧盯的是自己的父母;父母老了之后他们的世界也越来越小,小到心里没有别的,只有自己的子孙,子孙就是他们生活的全部。

       父母陪养孩子长大不容易,孩子陪父母到老也不容易,正是在漫长的不易中沉淀了浓厚的亲情,修炼了崇高的道德人性,传承了中华民族敬老孝老的传统美德!

人人都会老,善待今天的父母,就是善待明天的自己!

(母亲世文作于2018年2月)

果果今天上午人生第一次迈进理发店的门,不哭不闹,换完发型的我们像大孩子了。愿你的成长我永不缺席。

每天的杂事儿就像杂乱的城市规划一样...

老张——在离家400公里的异乡种菜打工,每年春节都要如期回去和年迈的母亲团聚。外出务工十余载,老张乡音未改,即将最后一次坐上这趟归去的列车,告老还乡。临别之际,寒冷的空气里热泪红了他的眼眶,很少有人知道老张的全名,大家记住的是他的纯朴与善良,而他此刻割舍不下的是眼前流淌的十几年春播秋种的守望。